晏清

世不可避。

@北渚亭書

【叶修x你|王杰希x你】无可救药〔R18〕

*修罗场,德国骨科,师生   @折耳烧 的点文

*慎入

*不想看无聊情节的可以直接看后文车的链接

晏清同志的目录





八月的天气一如既往的燥热,你和王杰希走在郊外。

田野带给人的感觉一向是自由。无边无际毫无拘束,满怀坦荡和炽热,抬头是蓝澄澄的天,低头是温暖的土地。

风吹过麦田,在你腿边转弯,然后又呼啸着奔腾而去,风声中夹杂着麦穗生命蓬勃向上的呐喊。

你踢开脚边的石头,看它咕噜咕噜滚向远方,膝盖仍因为刚才的不经意摔跤而隐隐作痛。

止痛喷雾,碘酒,创可贴。这些不知道算不算纯粹的药物的名字在你脑海里徘徊,你还记得刚才王杰希轻轻往你伤口上吹气、耐心哄你的样子,他将绊倒你的那块石头狠狠抛掉,边扔边念叨着“坏石头”。

幼稚鬼哦。

从各个方面来讲,从这一系列的的动作看王杰希都算是合格的男朋友。

但他是你哥哥。拥有血缘之亲的哥哥。

所以你并不能很清楚地分辨你对他的情感是对亲人还是对情人。

还有叶修。他是你的数学老师。他对你也特别好。

课后提供免费单独辅导,游戏吃鸡虐爆对面,他好像是全才,什么都会什么都懂,更别说懒散叼烟挑眉一望了,整个人站在那里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诱惑。

记得曾经你和他站在天台上看星星,夜空中只有零星亮光在闪烁,天空的边角被远处的霓虹灯照耀成暗红色,旖旎而绚烂。他拿着一支烟,火机在口袋里。没有抽。他在你面前一般不抽烟的。流星划过天际,他说快许个愿吧,你依言合十双手,闭上眼睛认认真真许下愿望。

你永远忘不了刚睁开眼睛时叶修那个眼神。他细细掩藏的深情像泉水涌出来,像涨潮扑过来,像退潮收回去,只留下眼角的一抹柔情。

王杰希由于临时有事嘱咐你先回家,你走在回家的路上胡思乱想着。

到了家门口你无意识地将钥匙插进门锁,进了屋子关上门,就躺倒在床上,缓缓活动了一下酸软的脚踝。

灰尘因为门关上的巨大冲力飞舞、旋转、升腾,它们像一只只小精灵,在空中享受着生命的蓬勃和美丽。

在你迷迷瞪瞪快要睡着的时候,“嘎吱”一声响。

是什么人进来了。你的脑海里敲起警钟,你闭着眼睛仔细回想自己开门关门的细节,纠结到底有没有把门关好。

“睡着了?”是王杰希的声音。

“没。”你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王杰希把手里的白色塑料袋放到床头柜上,里面蒸腾着菜的香气。

他的眸子明暗几许,猛然把你推倒在床上,你感受到身下的床垫因为动作的猛烈而轻微地叫唤了一声,像某种不知名的生物濒临绝境时企图征求一点希望的叹息。

你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提出了你长久以来一直徘徊在心头的问题:“你真的喜欢我吗?哥哥。”

听到最后两个字他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个吻轻轻落在你的额头上。

“怎么会呢。”他说。

这时候你的耳朵捕捉到一丝细微的声响,是你的手机在振动,它摩擦着你的裤子口袋,又牵动口袋上的布料与床单发生相对运动。

不一会它就要开始像一位真正的歌唱家一样高歌一曲了。

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你盯着秒针,仿佛在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前的时间算着自己还有几秒能够呼吸新鲜空气。你的思绪被拉到很远很远,想和王杰希一起去郊外的那个下午、想和叶修在天台上看到的星辰……

一阵音乐声将你拉了回来,王杰希皱着眉头看你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仿佛是计算好的一样,电话那头一声懒散的“喂”和他的“是谁啊”一起响起,你一时之间有些错愕,嘴上还是先回答了王杰希的问题。

“是叶老师。”

“呦呵,我这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啊?”叶修的声音穿过电话听筒的颗粒略带沙哑地传到你耳膜中,尾音上扬发出一个疑问的讯号。

你下意识地摁开了免提,王杰希伏在你身上发出一个肯定的音节:“嗯。”衣料摩挲伴随“沙沙”的声响。

“大眼也在啊。”叶修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说下去,你快要脑补出他在那头的模样,肯定是弯着眸抿着唇舌根发酸,因为吃醋而露出的锋芒被藏进经过岁月磨练下的深黑眸子中。

“嗯。”王杰希持续沉默,坚持只用鼻子发声。

你试图解释一二,比方说向叶修说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候跟王杰希在一起还搞得很亲密的样子,比方说向王杰希说……

说什么?你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空气似乎渐渐沉寂,你觉得按照现在的气氛来讲,水蒸气完全可以遇冷凝结成小水珠,水珠也完全可以遇冷变成冰晶。

两个男人分毫不让,你夹在中间左右两难。

最终你还是下了决定,对着话筒那边的叶修说:“叶老师,我现在……不是很方便说话,一会再给你回过去好吗?”

他不可能不答应。你想。

果然,“好。”叶修爽快的应下话,你虚脱地按下挂断,而王杰希此时偏过头去,没有看你。

他站了起来,后背的衬衫早已被汗水弄湿。你通过半透明的衬衫看到了他轮廓优美的蝴蝶骨,接着他的衬衫被撕裂,一双翅膀穿透皮肉直挺挺地伸了出来,是蝴蝶的翅膀。它是晶蓝色或是亮绿色,上面还点缀着闪亮亮的碎片。

可能是星星,你推测。

睁眼闭眼之间翅膀消失了,王杰希套上了深灰色的外套,不让自己的蝴蝶骨继续暴露在你眼前供你瞎想。

深灰色一点都不友好,比亮绿和晶蓝差多了。

他转过头来,端的仍然是与以往平和无差的表情:“我先走了。”

“嗯。”你看着他的背影随着关门声而消失,眸色暗了暗,接着瘫软在床上为刚才的冒失问句后悔。

你猜他的意思是——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王杰希线

  

叶修线

叶修的如果翻车就戳这个

评论(59)
热度(492)

© 晏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