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

世不可避。

@北渚亭書

【王杰希x你】天下第一

*@叉烧 的脑洞

* @念笙. 笙宝儿要的古风

晏清同志的目录


〈壹〉

你有个外号,翠花。

还是王杰希给你起的。







〈贰〉

说来话特别长。

从小你就有个超能力,能看命,算算这人是有主角光环还是个炮灰,你在看到王杰希的第一眼就震惊了,我靠!十八层金光环环笼罩!这!妥妥的男主角!就那种从千丈悬崖掉下来还能活碰乱跳谈天说地的那种!从那以后你就决定了这个大腿必须要抱。

抱大腿是个恭维人的活,首先要和他熟络起来嘛。也是奇怪,这小村庄里怎么就来了他这样的神仙,原本赶路来村里的小茶社喝水,说着说着就留到了这里,他当时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眉目间是少年风采,就是一双眼睛一大一小,但这也折损不了他风骨分毫。

少年一看就是博学多才学富五车的样子,你站在角落里盯着他,正思忖着如何接近他,他反倒冲你笑了,招招手示意你过去。

你愣愣地走了过去,在他面前板板正正站好,他敛了笑意,伸手掏出一半玉佩:“认得这个吗?”

那是块上好的暖玉的一半,光泽细润,你缓缓摸出一直带在脖子上的玉佩,抬手摘了下来:“你要找这个?”

他将两块玉拼了起来,看着中间若隐若现的裂痕,语气拿捏的像是旧友重逢,问你:“怎么得到的?”

“就……我自打记事起就一直带着它啊……”

“令尊如今何在?”他的声音开始透了点急切。

“我没有爹,娘也没有。”

王杰希一愣,而后抿了抿唇:“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以后跟着我吧。”

“阁、阁下尊姓大名?”这回换你吃惊了,他又恢复了刚才的平稳神色:“王杰希。”

王杰希这个名字重重地砸在你心上,虽说你平时不关心实事,但江湖的小道传闻还是或多或少听说过的,前些天刚出来的武林盟会比赛结果,榜上第一正是这个名字,他这么一报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

“那个、那个天下第一王杰希?!”

“谬赞了。”他谦虚地笑笑。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先不提你本身就对这个天下第一心存敬仰,想着有空能够见一面,本身武林上传得就玄乎,说新晋的武林第一武功高强,摘叶飞花即为利器,手中一把折扇杀人于无形,生得一副讨人喜欢的好相貌,可眉眼一挑嘴角一抿却又是夺命利刃。

你存了份少女心思,有谁不爱英雄豪杰呢?今日一见绝对是意料之外了。

“敢问姑娘名姓?”

“我没有名字啊…”

你本来大概算是弃婴一类的,被扔到了村头,好心的村民把你捡回家你才得以保全性命。

他说要给你起个名字,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什么好,最后大手一挥:“就叫‘翠花’吧。”

我去你的博学多才。我去你的翠花。我不服。












〈叁〉

接下来的日子你就跟到了他身边。

端茶倒水的活他分毫不让你碰,说你这样子的姑娘本该养尊处优才对。

你本事是洒脱惯了的性子,自然也耐不住寂寞,以往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活得恣意,上树抓鸟上山逮野兔,打小就待着的村子山前山后摸得门儿清,这穷乡僻壤的小村庄生出来的人也纯朴,晓得你身世便各家各户的照顾着,你打来的野味也会请他们尝鲜。

但有一个缺点,就是文化程度低,姑娘家也和男人没什么别的区别,同样要到田野里劳作,又没有教书先生什么一类的,大多人都不识得字。

王杰希也不让你去外面疯跑,看你整日无聊就教你识字。

你人倒聪明就是不肯学,却偏偏把“王杰希”这三个字记得很熟,后来自己也不愿往外跑了,坐在他身边看他读书。

有时候还看他练武,海棠树下青衣少年提腕,挑眉,身形流转,“唰唰唰”你只够看得清他的残影和纷纷落下的海棠花瓣,最后压腕收势,眼角的锋芒也尽刻藏起,端的是以往的四平八稳的架子,只有鬓角依稀的汗和他微红的脸。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不知怎么的你想起了这句话。

“好厉害好厉害!”你鼓掌夸奖他,他却走过来温和地看着你:“跟我学吗?”

“难不难?”

“不简单。”

“不学不学!”

他眸色暗了暗,片刻后抬眼笑道:“也好。正巧不接触这些杀伐之事。”

“什么?”

“没什么。”









〈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他教你一句一句朗诵李白的《侠客行》,你也摇头晃脑字正腔圆地捧读,然后指着这两句问王杰希意思。

他想了想,说:“就是有一个侠客,这个侠客呢,每走十步就杀一个人,一直杀了一千里那么远。杀完之后吧,衣服一甩,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就走了,把功名利禄全都藏起来。”

“喔……那你为什么要教我这首诗呢?”

少年朗声一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哦抱歉也没有那么久。当时有一个少年,还有一个门派,叫微草门,门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派,而少年是少门主。

少年年少成才,执一长剑名声响彻江湖。

不如意事常八九。那个门派,被灭门了。

就是一夜之间的事,魔教率领教众血洗微草门,少年当时在别处,等到他收到消息匆忙赶到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血水混杂着雪水流淌到山下的温泉里,温泉已经被染红了。

他迷茫眺望,想找个人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整个门派一个活人都没有了。

他伤心啊,他悲愤啊,他下了山听到旁人议论纷纷:“诶你听说了没?微草门被灭门了。”“哇!那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啊,谁敢灭他们的门。”“哎我悄悄告诉你啊,那是魔教干的。”“这事不能说这事不能说,小心明天你就看不到你的脑袋了。”

名门正派。还一个名门正派!

旁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少年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热血冲上脑海他差一点就要直接冲到魔教门口去大吼要报仇了。

所幸最后一点理智强拉住他的神经,他只是坐到了旁边的酒馆里要了一壶酒。

少年喝完了酒头脑发热,昏昏沉沉走出了酒馆到了某个地方,看着自己手里提着的一柄长剑就哭了出来。

练剑有什么用?家仇不能报,自己这一身武艺也无处施展。

最后那少年站在雪地里折了剑,看了一眼那柄断剑,双目含泪道:“不练剑了。”

他拔出那柄长剑,利刃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那光照进他的眼睛里,是十成十的少年意气。

“这剑有个名字。”

“灭绝星尘。”

而他有个外号——王不留行。

这便是了。

再后来,少年得遇命中贵人,那人给了他一柄剑,就是他现在手中的这把,他提着这柄剑去了魔教,具体怎么着他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自己手刃了杀父仇人,却看着仇人嗷嗷待哺的孩子心软了,最终也没下得去手,背着剑走了。

王杰希语气淡淡,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你却从那刻意隐藏的悲伤语调中读出了痛苦和无奈,你什么都没说,只是从后面抱住了他,他是少年天才,是天下第一,也是你的王杰希。










〈伍〉

你也不知道这份情意什么时候滋生出来的,他的名字在你的心中有了沉甸甸的分量,给你的感觉温暖却又奇特。

你童年确实有诸多不幸但也磕磕绊绊地长成了现在的模样,骨子里仍旧是缺爱的,他给你的爱和关怀一直是别人未曾给予的,所以啊,即使是飞蛾扑火,也是要沉迷的。

村子的北面持续有妖怪作乱,你只身一人前往作乱场所而没有告诉王杰希。

但就现在的场景来看,你觉得没有告诉王杰希真是个错误选择,因为你可能快死了。

你强提一口真气,将所有力气都注入右手,用力向妖怪的胸口拍去,“嗷”地一声妖怪轰然倒地,你扶着旁边的树干慢慢坐下。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你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着他名字,把每一个字的笔画牢记于心,像是新生出的烙印镌刻在你灵魂,一遍又一遍地烘烤你的内心。

这三个字字字开口铿锵,承载着他凌杰傲然的风骨。

热泪涌上眼眶,你紧紧抓住他给你的那一方手帕,喉咙里有腥甜的气息,火辣辣地呛出你的眼泪。

“我没法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了。”

“我要死了。”

“往后你自个儿珍重。”

但在你昏迷之前,你看到了他从远方奔驰而来的身影。

真开心,我在临死前还能看你一眼。你想。









〈陆〉


你骗了他,你从一开始就骗了他。

那玉佩不是你的,而是另一个小姑娘的,但那个姑娘很早就死了。

其实你是北海雪山上的一只银狐,修炼千年终成人身,你在下山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姑娘倒在雪地里,尚还有鼻息但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命不久矣。

你本来想尽全力救活她,毕竟妖的功力总比人要深厚许多,可她却对你摇头,也能理解,大雪天倒在雪地里要么是无家可归,要么是迷路了,由此来看,眼前的孩子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她只是嘱托你务必把那半块玉佩交到一个叫王杰希的少年手里,并且不要告诉他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这也就是你为什么最一开始要欺骗王杰希的原因。

他同样也有一个没有告诉你的秘密,只不过这个你能猜到——他是捉妖师。


那个小姑娘,和王杰希可能是定过娃娃亲的吧。

玉佩作为定情信物。

想到这你就特别嫉妒。特别特别嫉妒。但是又一想现在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是你啊,心情稍微好过一点点。

你突然又想起了曾经你大半夜的睡不着觉,王杰希强忍困意坐到你床边给你讲睡前故事的事。

所以说嘛,也不算很遗憾。







你化成了自己的原身——一只银狐,慢慢地走在奈何桥上,孟婆还是一如既往地笑眯眯地看着每一个人,却强硬地让他们喝下孟婆汤。

快到你了。

你看着面前的一碗孟婆汤咽了口口水,咕咚咕咚喝了干净,然后摇摇尾巴,想继续往前走。

突然一股强大的拉力把你往后拽着退,接着身边的场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阴暗的环境开始变得明亮,你模模糊糊听到有一个人在喊你。

“醒醒。翠花,醒醒。”

你一个猛子就站起来了:“我去你的翠花!”

结果说出来的却是狐狸的“呜呜”声。

忘了说了,你现在恢复原身并且法力尽无了。

“终于醒了。”身边那人松了口气,抬手指指自己,“还认得我吗?”

你看着他似曾相识的眉眼,努力地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得摇摇头。

他一点一点捋你头上的毛,轻轻地说:“没关系。我等你想起来。”








〈終〉

“话说微草阁阁主身边一直伴着一只银狐,并且他年岁也不小了为何还未娶妻?这其中可大有故事。”说书先生把惊堂木一拍,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

“且待我慢慢说起……”

王杰希坐在茶馆里倒了一杯茶慢慢品着,冷静地看着人群都在议论自己的是非,像是不放心一般又摸了摸自己已经经过易容的脸,再把狐狸伸出来的脑袋按回怀里:“乖,听话。”



评论(23)
热度(295)

© 晏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