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清清清清

趁我年少,许我轻狂


/你好这里晏清/

/对象柠久/

/昵称随意唤就好/

/名字是跟某个傻小暖学的/

/意中人是黄少天/

/他这么好我还能再爱一辈子/

/欢迎来找我玩/

/比心/

【黄少天x你】嘿一起来吸猫

*一点也不短小你相信我

*其实是一个童话故事

*私设如山

*耶



你一时心血来潮去宠物店买了只猫,据说是苏格兰折耳猫,至于是真的假的就不得而知了。

你给它取名,黄烦烦。

这只猫看上去乖乖的,刚买来的时候经常是躲在沙发底下,后来和你熟了点后在你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时候会跑过来蹭蹭你的手然后趴在你身边。

你有点后悔叫它黄烦烦这个名字,想着要不要改一改。

再后来……

它暴露了它的本性。

它是一只特别特别活泼的猫。

活泼到你怀疑它是不是个假的。


别人家的猫一般分两种个性:一是温柔乖顺,没事就乖乖趴在自己铲屎官身边的。二是羞涩内敛,看到生人来家就跳到衣柜顶上,垫脚从下面往上望时只能看到它毛茸茸的小屁股。

你家烦烦没事就爱拱你,真的是拱。

你舒舒服服吹着空调看手机,它来拱你,非要你让开那个最凉快的地方去一边玩它才罢休,然后呢,它就站在那里围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然后它就从沙发上掉下去了。

你心疼地把它捞起来,本以为它能长点教训,可它下次还是会这么办。

你也很无奈,但该捞它还是要捞。

你给它洗澡的时候它喜欢扑腾,扑腾你一身水,然后它眼睛晶亮亮的看着你,似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又用湿漉漉的脑袋来蹭你的手。

你看到它这个样子,笑着揉揉它的头,虽然很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结果是每次你给它洗完还要自己洗一遍。

它每天好像有无穷的活力,窜上窜下的,有一次不小心碰掉了你很喜爱的花瓶,花瓶落到地上,一地的碎片,它灰溜溜地躲到沙发底下,只探出一个小脑袋用大大的眼睛盯着你看。

你本来是很生气的,看到它却又心软了下来,扫干净了地上的碎片,蹲在沙发旁,对它伸伸手:“嗳,烦烦,出来,我不生气。”它低着头跑出来,蹲到你脚边,你把它抱起来,坐到沙发上,手指沿着它的脊椎一点一点地顺着毛:“下次别乱跑了啊。”

它望着你,似乎是听懂了话一样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趴到你的腿上,任由你揉它。

毛柔软的蹭在你手上,感觉很舒服,其实不管它做什么,你最终都会原谅它的吧。

毕竟,它是你家小烦烦呀。


一日的清晨你微微睁眼,摸着身边的烦烦不见了,你惊得坐起,一时之间突然就懵了,赶紧掀开被子来找它的小小身影。

没有,床上都没有。

你下地,唤它:“烦烦。烦烦?烦烦!”

没有以前熟悉的叫声,屋子里一片寂静。

你吓坏了,假想了无数种可能性又被你一一否决。

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你紧盯着大门,不敢出声。

一个成年男子跨入室内,手里提着似乎是早餐一类的东西,他琥珀色的眼睛像极了黄烦烦的。

他也看到了你,扬起了嘴角,眼睛亮晶晶的:“你好呀,我叫黄少天。”

“也是你家烦烦。”

评论(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