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你好这里晏清/

/对象@柠久/

/小情人@鹿久暖 镜面@玖泠/

/基友@秋水 小竹马@雨沫/

/昵称随意唤就好/

【全职x你|他醉酒后】


小可爱 @鸦雀. 点的小周,但是光写小周可能太短小了而我是一个励志做大粗长的人,于是我还加上了别人~

内含一只诱人的小周/呆萌的黄少/沉迷于当皇帝的孙翔bushi





【周泽楷】

他是职业选手,平常不能喝酒。

那次轮回夺冠,和别人喷了几瓶啤酒庆祝一下,等他回到家时,黑色的头发边缘沾着点白色的泡沫,白衬衫贴在身上,勾勒出健美的身姿。身上是啤酒的气味,有些醉人。他的眼神迷离,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脸颊带点绯红,嘴唇水嫩嫩的。

你拿过来毛巾,细细的帮他擦去发边的白沫,他突然抓住你的手,一个吻轻轻落下,含糊不清道:“媳妇……”

你笑着拥住他,不在乎他身上的潮气,他炽热的气息打在你的耳畔,声音富有磁性:“爱你……”

你吻了吻他的耳垂,道:“我也爱你。快去洗个澡吧,这身衣服太湿了。”

他听话的点点头,有些莽撞地向前走,你准备去阳台把毛巾晾上。

“砰”地一声,你连忙回头,看见周泽楷捂着自己的头对着门框发愣,然后又直冲冲地走进了浴室。

你赶紧把毛巾晾好,有些担心的跑到浴室门口,问道:“没事吧?”

他转头,对你勾起一个明媚的微笑:“没事。”

你犹豫了一下,慢慢走了出去,顺带帮他关上了浴室的门。

你坐在客厅里,听见水声稀里哗啦的响,你的心略略安宁了些。

浴室的门打开一个小口,他的脑袋挤了出来,嘴角一撇:“我没拿浴巾。”

你“噗嗤”笑了出来,拿起他忘在沙发上的浴巾,给他送了过去。

他慢慢打开浴室的门,上半身跟着挤了出来,带着浴室里的雾气,扑面而来的潮湿感。

头发乖顺的覆在头上,有一两绺贴在脸上,眼神在雾气的掩映下更加迷离,嘴唇红艳艳的,娇嫩诱人。滴滴答答的水珠沿着他的身体慢慢滑下。他的锁骨窝里有两滴水,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你看着这一幕,默默的吞下自己的口水。

你把浴巾塞给他,转身想走,他伸手拉住你的胳膊:“想看就看嘛。”

你感到有些羞耻。

但你还是诚实地转过头。

他把你拉进了浴室,用手旋着你的发尾打圈圈,紧咬嘴唇,目光下垂:“干嘛躲着啊。”

你默默地看了一眼他身下雄壮的那物,又咽了口口水。

他吻在你的嘴角:“喜欢就来。”








【黄少天】

你们在家吃饭,莫名其妙地谈到了酒,你笑着问他能喝几杯,他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说:“大概能喝好几杯吧。”

你表示不信,拿来了你前两天刚买的红酒,给他倒了一杯,笑着看着他。

他毫不犹豫一口喝下,呛的连连咳嗽,你边拍他的背边笑着问他喝这么急干嘛。

他稍稍安稳了下,晃晃头,说:“媳妇你不是不信我能喝好多杯酒嘛,我我我这不着急证明给你看吗。”

你笑着戳戳他的脸,道:“不用喝这么急啦。”

他点点头。

你又倒了一杯,问他:“还喝么?”

他摇摇头:“我头有点晕诶。”

你把杯子端到自己面前:“下次别喝这么急了。”

他又点点头:“嗯。”

吃完饭后,他和你一起洗碗,曾经你说过他很多次不要让他洗碗了洗碗伤手,每次都被他以女人洗碗更伤手的理由怼回去,久而久之你也就不说他了。

他拿着洗洁精对着一个碗发愣,眼神一懵一懵的,你戳戳他:“看什么呢?”

他转头看你,脸红扑扑的可爱,眼神突然清明,嘴角微扬:“媳妇媳妇你真好看。”

你笑了,从背后搂住他,亲在他的脖子上:“快刷碗啦别废话。”

他听话地刷起碗来,这个过程没有再说话。

空气安静的只剩下水声。

你奇怪的看他:“怎么今天话这么少啊。”

他把最后一个碗放好,擦干净手里的水,拥住你的身体吻在你的额上:“唔。”

你看着他呆萌的表情,牵上他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握好,他拉着你走进了卧室。

“头疼,想上你。”

诶诶诶?








【孙翔】

孙翔被你骗得喝了点酒,本来叫嚣着“我千杯不倒”的他一杯啤酒就趴下了。

然后迷迷瞪瞪的坐起来,看着桌子对面的你。

“醉了?”你笑着看向他。

“才没有!”他嘟嘴。

你看着他愣愣的样子,不忍心再调戏,于是走到他身边,想带她回卧室。

“都说了我没醉!小爷我可是千杯不倒!”

“好好没醉没醉。”你附和到。

“对吧?看我酒量多好!”

“是是是,小爷威武!”

“嗯……”他有些满足的趴在你肩上,你摇摇晃晃架着他去卧室。

突然他一声大吼:“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把你吓一跳,你连忙摇晃他:“喂喂,醒醒,你的大清都亡了。”

他猛然睁开双眼:“什么?朕的大清亡了?”

你连忙点头:“对对对。”

“朕的大清啊……朕的大好河山啊……”他委屈的撇嘴。

你没有再理他,而是把他架到卧室。

他突然牵起你的手,把你拉到卧室的窗边,对着你深情款款:“你看这窗外。”

你一脸懵逼的看向窗外。

“这是朕曾为你打下的大好河山。”

评论(30)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