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你好这里晏清/

/对象@柠久/

/小情人@鹿久暖 镜面@玖泠/

/基友@秋水 小竹马@雨沫/

/昵称随意唤就好/

【全职x你|假如穿越到古代】

私设你们现世是情侣,忽然穿越到古代,但是并没有穿越到一起。
【我寻觅千里只为找到你。】
朝代勿深究。
内含喻文州/黄少天/叶修/王杰希/韩文清/孙翔


【喻文州】

他是退隐江湖的闲散居人,在竹林旁修一小屋,依山而建,傍水而居,每日观日月星辰,无事便弹琴或于好友对弈,可谓是自在逍遥。

但他心中实则有一事未了,他没找到你。

你那一日误入竹林,中了机关倒地不起,你正想着谁啊这么缺德没事在竹林里安机关时他走了过来,一挂长袍,一身风骨,脸上是温和而又礼貌的笑。

他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愣住了,随后急急跑过来,帮你脱离陷阱,然后细细查看你脚上的伤势。

他掏出随身所带的药膏,抹在你的伤口上,他的表情自责又痛惜:“别的地方没伤到吧?”

你笑着看向他:“没有。”

“这个伤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要养很久,刚见面你就受伤了,是我做的不好。”

你噗嗤一下乐了:“其实也没什么啦,你不用自责,我能见到你,就很好了。”

他把你紧紧拥在怀中,耳边的呼吸声开始有些急促,声音激动地颤抖:“我好想你。”

他的怀抱温暖又紧实,你突然哽咽:“我也是。”

他温柔地看向你,眼神中饱含深情,他用手轻轻擦掉你的眼泪:“傻姑娘。”

随后他把你拦腰抱起,突如其来的公主抱让你有些慌,你把脸贴着他的胸腔,听着他坚实有力的心跳莫名心宁。

他的声音如有魔力:“我们回家。”

【黄少天】

他是行走于江湖之间的侠客,一身青衣,背负一柄长剑,黄棕色的长发束在头顶,被一根玉簪别住。

你发誓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话这么多的侠客,这让你想到了黄少天。

一次你遇险,对面的歹徒阴险地笑着便要来摸你,忽然一道银光闪过,你吓得闭上了眼睛,便听的一声惨叫,睁开眼睛只见歹徒捂着剩下的半截手臂恶狠狠地瞪着你面前的人。

那人青衫飘飘,开口是清脆动人的嗓音:“诶你怎么能欺负小姑娘呢,你多老大人了还想着欺负小姑娘你要不要脸啊你。好的你不要脸可以,但是人家姑娘要啊,你怎么能随便欺负人家姑娘呢,好端端地人家又没惹你……”

你看着他的背影,听得熟悉的声音安下了心。

“你是谁?!”对面的人发出愤怒的喊叫。

“我堂堂剑圣你不认识?哎呦我都不认识你别在江湖混了……”

对面的人突然变了颜色,也不顾胳膊上的伤势,吓得哆哆嗦嗦在地上磕头:“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望剑圣高抬贵手,放过小的。”

“好了好了,我剑圣这么温柔的人会放过你啦,但是以后要是你再办这种事,休怪我不客气了。”

“是是是。”那人匆忙应到,带着身后的喽啰赶紧跑了。

这时他忽然转身笑着看向你:“我的媳妇可不能被人欺负了去。”

【叶修】

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但风格极其散漫,作息也极不规律,善解奇毒,平时也会帮助别人,口碑算不得好也算不得怀。

你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蹦蹦乱跳,后来转念一想,万一是重名呢。

后来你哥哥被人下毒,父亲千方百计地打听到了他的住所,正想着自己前去请他被你拦住了。

你看着父亲,目光灼灼:“我去。”

父亲终是没争过你,毕竟疼你疼得紧,也不愿说你什么,只是认真叮嘱你要小心。

父亲刚准备给你排人手,管家急急来报:“门外来一人,自称叶修,想要求见老爷。”

父亲连忙请他进来,你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对你眨了眨眼睛,不禁弯了嘴角。

很久以后的一天,你窝在他怀中,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刮刮你的鼻尖:“媳妇要找哥,哥回来了。”

【王杰希】

他是朝廷上的丞相,年纪轻轻就肩负重担,也称得上是殚精竭虑,鞠躬尽瘁。百姓们私底下也是对其称赞不绝。

据说其两眼不一般大小,可能有通灵算命的本事。

你听到这个传闻,想着自家那位在街边摆一摊,一手扶着桌案,一手捋着长须,一脸神秘地开口的样子就笑到不行。

后来还真被你碰见了。

他在路边摆摊算命,一张桌子,一杆棋子,穿一身白衣往那一坐,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你笑咪咪地往那儿一坐,道:“先生来给我算算?”

“那,小姐想算什么?”

“姻缘。”

“你命中缺我。”

再后来你才知道当初皇上微服私访,他跟着,然后就在街头算命。

【韩文清】

他是大将军,做事雷厉风行,在朝廷上说话也极其有分量,平常也极其严肃,望去不怒自威。

你只是贫苦人家的女子,平时想见他一面难如登天,只有在队伍凯旋归朝的时候你才能看到坐在俊马上的他。

朝廷招兵,你毫不犹豫女扮男装去参军,临出发前,你和万千将士站在演兵场上,听着他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到很远。

“此战必胜!”是他雄厚有力的声音。

“此战必胜!此战必胜!”将士们的声音此起彼伏。

你的思绪不自觉飘到很远很远,那时的他是霸图战队的队长,当时的他亦是如此英气逼人。

行军打仗很累,但是那一天晚上你还是以“起夜”为借口偷偷在军营里乱转。

刚转到韩文清的营帐前,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你以为自己要被发现了,吓得闭上了眼睛嘴里说着我什么也不知道。

听到对面轻笑一声,你慢慢睁开了眼睛,发现来人正是韩文清。

“元元元元帅?”你心想着他是不是认出你来了。

他突然紧紧拥住你:“以后跟着我,别乱跑,跑丢了怎么办。”


【孙翔】

他是年纪极轻的少将军,平时未免年少轻狂得罪了别人,打起仗来却谨慎又周密。

你早就听说过孙翔的名字,一直想要见他但苦于没有机会。

一次上战场,你在营中帮着照顾伤员,满屋子的血腥味,因是夏天营中闷热异常,你忙的满头是汗,却一秒不敢停。

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不敢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

有人似乎走到了你身边,你看着你正在处理伤口的伤员喊了声“将军”,心突然开始猛烈地跳动。

你表面装作冷静,手下动作不停,刚包扎完那人的伤口你的额头就被贴上一条毛巾,皮肤的触感告诉你身边的人在帮你擦汗。

你心想原来二翔也有这么体贴的一天能体验到真的是人间幸事啊。

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你,你才发现自己不经意间喊出了“二翔”这个名字。

你转头看向孙翔,只见他一脸慈祥地从嘴里蹦出来“笨猪”两个字。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评论(18)

热度(280)